年赚4亿、三战港交所体育游戏巨头望尘这次能赢吗?

  NBA新赛季常规赛将在10月19日正式开始,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也即将在11月20日在卡塔尔拉开帷幕,无论是球员还是赞助品牌,都在期待着两大体育赛事的到来。

  一家体育游戏科技公司也在静候两大赛事的“东风”。近日,望尘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望尘科技)递表港交所,拟在港股主板上市。据悉,此次是望尘科技继2021年6月、2022年3月递表失效后的第三次再战。望尘科技旗下有《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最佳11人——冠军球会》三款体育类手游,以及与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共同开发的《冠军中超OL》、《恋爱吧!偶像》五款产品。2021年望尘科技全年收入达4.6亿元,净利润3940万元。

  望尘科技成立于2013年12月,是国内移动游戏研发商和运营商。在递交港股书前,望尘科技共获得四轮公开融资,其中最高一笔融资为千万级规模,最近一轮融资则在2016年。按收益计算,望尘科技在中国手机体育游戏市场排名第二,市场份额约为16.2%。

  望尘科技主要有自研手游和代理游戏两大业务,目前其大部分收益来自三款现有手机游戏,即《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及《最佳11人—冠军球会》。该三款游戏于截至2019年、2020年及2021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以及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6个月合共占总收益的97.9%、99.6%、100%及100.0%。

  值得一提的是,望尘科技的游戏均为免费,其绝大部分收益主要来自游戏内虚拟道具的销售,最大收入贡献市场在中国。截至2022年6月30日,《足球大师》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约6214人;同期,《NBA篮球大师》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35450人,总下载量超亿次;《最佳11人—冠军球会》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为57091人。

  游戏的生命周期通常包括增长期、成熟期、衰退期以及最终期。报告期各期末,《NBA篮球大师》以及《最佳11人——冠军球会》全部处于成熟期,而《足球大师》刚踏入衰退期。望尘科技预计上述三款游戏的剩余生命周期分别为约为22个月、60个月和91个月。

  今年,望尘科技还推出了《最佳球会》,该游戏获得了国际职业足球联合会FIFPRO授权,传奇巨星罗纳尔迪尼奥代言。根据招股书,望尘科技还将推出另外三款手机体育游戏:《MLB棒球大师》、《NBA操作篮球》及《NFL橄榄球大师》,预计分别于2022年第三季度、2023年下半年及2024年下半年推出。

  过去三年,望尘科技年收入从3.79亿元提升至4.6亿元,净利润却从4570万元下滑至3940万元,业绩表现“增收不增利”。2022年上半年受游戏出海的影响,望尘科技实现收入2.95亿元,同比增长62.8%;实现净利润2032.6万元,同比增长190%。

  尽管从近三年财报来看,望尘科技收入规模趋于稳定,却始终存在两大营收隐忧。一是在游戏授权方面,望尘科技并不具备唯一性,未来营收规模增长有限。当前,在中国推出的已从NBA获得正版授权的篮球类手游众多,包括《最强NBA》(腾讯)、《NBA范特西》(优名堂)、《NBA英雄》(趣妮网络)等,其中望尘科技的《NBA篮球大师》市场份额排名为第二;

  在中国推出的已从FIFPro取得正版授权的足球手游则有《球场风云》(疯狂体育)、《绿茵信仰》(网易)等多达14款足球类手游。望尘科技的《足球大师》、《最佳11人—冠军球会》市场份额排名分别为第四、第五。

  从以上内容不难发现,当前望尘科技获得授权的几款游戏,在中国市场占有较高份额,但总体而言,由于体育类手游受众群体主要为体育赛事爱好者,因此其总体规模相对较小。数据显示,体育游戏占全球网络游戏市场总市场规模的约4%至6%。在中国市场体育游戏市场仅占2.7%,2021年其总规模为43亿元,而这也限制了望尘科技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因此2022年望尘科技开始开拓越南、韩国等海外市场。

  另一方面,则是授权到期后,望尘科技能否与主要体育赛事联盟及球星续约。诚如招股书所言,知识产权在体育游戏市场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模拟知名体育联盟(如FIFA或NBA)及运动协会(如FIFPro或NBPA)的游戏,需要与知识产权持有人合作。通常情况下,有关知识产权持有人与游戏开发商达成协议,向后者收取固定成本,并在超过一定的收入后额外收取6%至30%的收入分成。但体育联盟与游戏厂商的合作期限一般为1-3年,到期后能否续约,将会对体育游戏带来重大影响。

  望尘科技已于多个知名体育联盟、协会及俱乐部达成授权协议,如国际职业足球联合会FIFPRO、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NBA球员工会NBPA、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曼城足球俱乐部、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巴黎圣日耳门足球俱乐部、多蒙特足球俱乐部及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等,获得包括但不限于使用其品牌名称、球场图像、品牌应用手册、球衣、个别球员的姓名及图像的权利。招股书显示,望尘科技运营成本中需要额外支出一笔特许费,约占了每年公司成本支出的20%,2021年这笔特许费用高达近5000万元。

  或许正是由于业绩前景的不明朗,导致望尘科技此前在2021年6月、2022年3月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最后均以“申请失效”告终,此番三战港交所,能否借世界杯、NBA“东风”顺利上市也同样成了未知数。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