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缝中的生命力:望尘科技冲刺港股体育游戏第一股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已经进入30天倒计时。四年一度的足球盛宴、亿万球迷的目光聚焦,世界杯不只是一场单项体育赛事,还是一个流量支点,能为体育内容市场带来更多的利好。

  搭载世界杯年的顺风车,体育游戏借势崛起,不少游戏公司发力体育赛道、升级换代旗下产品,想要进一步瓜分流量蛋糕。望尘科技作为体育游戏赛道的“老将”动作频频,七月份将筹备五年的新产品《最佳球会》在全球上线,九月份携带新产品闯关IPO。

  体育手游爱好者或许对这家公司并不陌生:2013年成立,2014年以一款线上运动游戏《足球大师》入局体育游戏赛道并站稳脚跟,之后便一直在这一垂类领域深耕,接连推出了《NBA篮球大师》《最佳11人-冠军球会》。这三款产品也是望尘科技目前的主要营收来源。

  根据招股书,2019年到2021年望尘科技营收金额分别为3.79亿元、4.05亿元及4.6亿元,今年上半年由2021年同期约1.81亿元增至2.95亿元,同比增长63%。相比起“全品类”入局的游戏厂商,望尘科技选择“死磕”体育游戏赛道,并逐渐做到了线上运动市场收益市占率第二名的位置。

  体育游戏并非红利赛道,这一细分领域的想象空间有多大?在世界杯年冲击港股IPO,望尘科技的底气和勇气从何而来?

  一直以来,商业世界的聚光灯都打给了巨头和独角兽,观众们也对红利赛道和流行趋势津津乐道,但其实在这些“主流”之外,细分赛道也有旺盛的生命力。

  拿游戏举例,近几年的游戏市场被MOBA、RPG、解密、沙盒等品类瓜分,腾讯、网易等巨头垄断,弱肉强食、赢者通吃的规则之下,小众赛道成了游戏公司们破局的出路,其中拥有稳定受众群、强IP以及内容支撑的体育游戏自然成了很好的标的。

  从时间上看,“体育大年”效应持续,东京奥运会、北京冬奥会、卡塔尔世界杯、杭州亚运会等一系列全球级赛事举办,体育的全民关注度不断攀升,也间接催生了体育游戏的需求度。从市场上看,国家体育总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中国体育人口达4.4亿人,中国体育产业规模近3万亿元,这其中体育娱乐、体育赛事IP运营还有很多空白之处,也从背景上推动了体育游戏国民化的可能。再聚焦体育游戏自身,作为“体育+游戏”的组合,既有体育的真实感,又有电竞的快感、刺激感,而且体育IP的加持也能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

  目前,体育游戏的市场规模并不大,仅占中国网游市场的2.7%,但竞争激烈,入局者有480家。望尘科技便是较早入局体育游戏赛道的公司之一,发展近十年,旗下游戏包括自研类《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最佳11人-冠军球会》《最佳球会》,以及第三方合作的《冠军中超OL》《恋爱吧!偶像》,相较之下后两者的游戏营收贡献较少,2021年便已停服处理。

  产品不多,胜在稳定,且生命周期优于其他的游戏。2014年推出的《足球大师》至今运营八年,在2021年仍贡献了1.35亿元营收,占整体收入的29.4%;2017年上线的《NBA篮球大师》已步入游戏的成熟期,2019-2021三年的营收分别为1.96亿元、2.16亿元、1.77亿元,营收有所波动,但总注册用户人数三年来逐渐上涨。

  2019年上线人-冠军球会》增长势头最猛,如今成为营收主力产品——2022上半年贡献了过半营收,为1.56亿元,同比增长258%。从用户数据上看,《最佳11人-冠军球会》平均月活用户数从1.37万人增长到64万人,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从1039人增长到5.71万人。

  今年七月份借世界杯热潮推出的竞技足球游戏《最佳球会》也“后劲十足”,上线第一周便先后冲上苹果App Store体育榜Top 1、免费游戏榜Top 6,获得App Store首页推荐和Apple官方公众号推荐,颇受球迷玩家好评。据了解,《最佳球会》是望尘科技花了五年时间研发的国内首款竞技足球游戏,以操作球员进行足球对抗为主要玩法,不仅有FIFPro的正版授权,在公测期间还邀请到巴西明星球员罗纳尔迪尼奥担任全球代言人,助推产品迅速破圈。

  体育游戏赛道的优势加持,以及自身在该领域的深耕创新,望尘科技业绩稳健增长。2019到2021年营收分别为3.79亿元、4.05亿元及4.6亿元,今年上半年由2021年同期1.81亿元增至2.95亿元,同比增长63%;三年净利润分别为4568万元、4073万元、3939万元;毛利率三年内也保持增长,分别为45.2%、44.6%、48.2%,2022年上半年毛利率达到了50.5%。

  按收益计算,望尘科技在中国手机运动游戏市场排名第二,次于腾讯、超过了网易和EA。

  相比腾讯、网易、EA,无论是入局时间、人员数量还是财力背景,望尘科技都属于“新秀”,能在一个赛道里和巨头比肩,靠的是什么?

  体育游戏,技术和版权构成了竞争壁垒。与仙侠类、幻想类游戏不同,体育游戏的关键在于“真实性”,从赛事场地到俱乐部经营、球员形象,都要真实才能让玩家有代入感和参与感,这一方面需要热门的体育IP作为基础,让更多球迷有沉浸感和亲切感;另一方面则需线下运动移植到线上,背后离不开交互技术与硬件的支持。

  海外的主流体育玩家,比如EA,其在体育游戏领域的优势就是源自对赛事授权的把控和多年来积累的技术门槛。代表作《FIFA》系列自诞生以来,EA便不断揽获赛事的明星球队与俱乐部版权,积累用户基础,此外,在技术上,从球员攻防AI、22人比赛动捕技术到拟真的模型肢体碰撞等技术,都是一步步迭代革新而来。

  国内的望尘科技,财力上与EA相差甚远,但游戏的配置并不输国际一线游戏公司。

  首先从技术上,体育游戏研发的难度、工作量、成本堪比一款大型的MMO,需要大量动作素材、数据、复杂的AI框架以及较长的研发周期,比如体育馆内十几万观众的大场景渲染,以及足球场上的几个球员动作模型,都对开发商的技术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自2013年起,望尘科技不断加码技术投入,沉淀出球场与观众渲染、运动员AI与群体AI、运动捕捉和人体运动引擎、机器视觉动捕和事件分析等核心技术。

  《最佳球会》可以说是该厂商集合多年体育游戏研发经验而得出的一个全新技术升级的应用。望尘科技CTO黄翔在接受Gamelook采访时曾透露,为了打造真实的游戏体验,技术研发团队花了四年时间、超1000万元投入打造了亚洲最大的动捕室,录制了100万组动作素材。

  除了需要硬核的技术支撑以外,体育题材游戏成功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则是拥有扎实、丰富的版权基础。根据招股书披露,目前望尘科技已取得NBA、FIFPro、MLB等联赛或组织,以及巴塞罗那、拜仁慕尼黑、曼城、皇家马德里、多特蒙德等多家豪门俱乐部的官方授权,版权合作签约数量位居全球第一。

  不管是已运营8年的《足球大师》,还是最新拳头产品《最佳球会》,望尘科技一直坚持正版IP,重视版权合作与用户游戏体验。

  当然,研发与版权都是不菲的支出。招股书中也提到,2019到2021年,望尘科技的研发开支从4009万元提升到2021年的6270万元,截至2022年上半年,研发投入为3751万元,同比增长46%;此外四款产品特许授权续约估计也要投入过亿费用。

  除此之外,望尘科技也在不断创新,探索体育游戏的新玩法、提升自己的竞争力。比如与电竞赛事结合,《最佳球会》上线不到三个月,就推出了主播赛、大神表演赛、线下城市赛,将直播场景作为电竞与品牌阵地的基础,为后续的长线运营提供了基础;比如与社区相结合,《最佳球会》中增加了用户社区属性,用户可以在社区里自定义编辑战术、自己设计tifo,提高了用户的粘性和参与度。

  选择细分小众的赛道,坚持走“小而精”的产品路线,这是望尘科技的主动选择,但其也验证了“小而精”并不是固步自封、原地踏步,而是从体育游戏起家,围绕圆心向外画圆,发力直播、社区,展现出小众赛道的更多元可能。

  作为冲刺港股体育游戏第一股的角色,它今天给资本市场讲述的不只是体育游戏,还有基于体育游戏引发的一系列新技术、新玩法、新模式。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